广州灯管价格分享组

悦读| 座位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在人生旅途中,你是否一直在寻找这样的座位?它的高度和细节都恰到好处,你适应它就如同适应身体的一部分,它让你很快进入状态,疲惫时又能迅速找到休憩的最佳姿势。

可以说,大学的四年我是在寻找座位的过程中度过的。

图书馆阅览室的座位无疑是校园中最舒服的座位了,尽管现在图书馆的外墙早已依稀斑驳,但那时还是新得像刚砌成的一样,阅览室里质地优良的木质桌面一溜儿铺到窗前,窗外蓄着一波碧水,粼粼波光中浮着蓝天白云、亭台楼榭和稀稀疏疏的倒影;桌面也清澈得如同水波一般,照得出人的影子。阅览室里的座位舒适得能让人一时忘却身在何处。适中的高度,春天般宜人的温度,如画的窗外美景以及对门小卖部飘散出的无孔不入的煮玉米的甜香,都让人禁不住昏昏欲睡或是飘飘欲仙。直到有一天寝室里讨论并一致通过:阅览室是睡觉的最佳场所,我从此便不去那里看书了。

文科楼的座位是最有意思的。修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文科楼,仿造苏联的建筑风格,很有点莫斯科郊外的味道,但教室内的桌椅都是现代化的,椅子的背靠着桌子的脸,一排一排连下去。这些从师兄师姐们手中留传下来的桌椅似乎有些老态了,桌面用圆珠笔或是用小刀写着一些在上课时遭遇情感喷发不可遏止而作的煽情小诗、有名有姓的征婚启事和作弊时用的英语单词,桌角和椅子上许多细小的螺丝都已松动,惹得桌子和椅子都会前后左右摆动。有时一用力,“牵一发而动全身”,整组都跟着晃动,严重时可能让人误以为偶遇地震。文科楼的木质地板也似乎老得扛不起身上的重量了,全都吱吱呀呀地响,在楼上疾走的时候真害怕一脚下去就会摔到楼下,所以除了上课,我很少到这里自习。

文科楼东面的大教室很大,容得下数百人,因此就算在期末考期间也总能找到空位。这里的日光灯悬得很高,越发显得整个教室空旷而高远。一年到头这里的风都无处不在,它们从虚掩的门缝里挤进来,从打破了玻璃的窗户里钻进来,从没有门的走廊上横扫而来,有的轻柔,有的哀怨,有的凶猛……在苍白而略显昏暗的灯光下捧着一本书,窗外是萧瑟的落叶、呼啸的风声,我把头埋在厚厚的书本里,把大衣裹紧,把双手放在嘴里呵气。尽管如此,越到夜深我的身体还越像风中的树叶抖个不停,如同古时赶考的书生。有一天中午,从这里出来的时候,有一朵雪花落在我的睫毛上,下雪了!当我正想拥抱这场纷纷扬扬的大雪时,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冻僵,每走一步关节的疼痛就像玻璃弹珠相互摩擦时发出的声音一般尖锐……

同大教室黯淡的灯光与刺骨的寒冷相比,校园里石桌石椅们所处的位置就要明媚得多了。树荫过滤了阳光的刺目,使它们变得温和而舒展。在石凳上铺上一本书,坐上去就不显冷,阳光透过树梢和叶子的缝隙轻轻地照进来,缓缓地在书本上挪移,仿佛妈妈温柔的眼睛永远追随着你,注视着你,于是阅读便有了一种被爱和温暖包裹着的浓浓深意。但是这里太休闲、太随意,夜幕一旦降临就变得人迹罕至。所以这里最适合读的是小说和散文,并不适合阅读理论和复习迎考。

寝室里没有人的时候,自然适合一个人看小说;但若是大有人在,那就只能看电视了,热闹时我们还会关起来门来用扑克牌或用头发丝吊着戒指算命。

除了寝室和上课的文科楼,数学楼是我最常来的地方,尤其是在复习迎考的时候。我是在一次期末考试中发现它的,这里的座位就像主宰它们的学科一样朴素严整。每个教室都不大,刚好能够容纳百人,教室的阳光并不充足,但灯光很亮。没人的时候,教室寂静冷清,一旦坐满了人就很容易汇聚人气。把门一关,既安静又温馨。冬天,这里温度虽低,但没有风可以直吹进来,坐一会儿便能感到微微的暖意,那是因为每个人身上的温度都加在了一起。

窗外是一片苍翠,惟有青草和绿叶,没有太过繁复的风景,在这里看书自然是最安详的了。一天上午,当我从书本中抬起头来的时候,有一朵不知名的鲜红小花在一团绿意中悄悄绽放了,它就那样安静地在微风下轻轻地摆动曼妙的身姿,在阳光温柔地照射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泽,一切都悄无声息……如果没有那举头凝眸的刹那,也许谁都不会在意它的存在,它的萌发,它的凋零。我不禁被这一处小小的景致深深感动了,原来在这么平淡无奇的地方,生命也可以绽放得如此美丽。

最后一次离开数学楼的时候,眼中浸润着一种物质叫作留恋;毕业离开大学,我只回去过两三次。但是,自从我离开校园,离开数学楼,我就知道我将重新开始寻找我的座位,也许这种寻找将终此一生。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