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灯管价格分享组

「循环经济不只是回收,更是创造价值」国内外企业从垃圾堆里创造零废弃商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过去传统产业「从摇篮到坟墓」的商业模式,不断消耗有限的地球资源进行生产製造,然而众多商品从离开消费者手中那一刻起,便成为威胁环境的海量垃圾。2018 亚太社会企业高峰会邀请到国内、外于不同领域实践循环经济,让废弃物重生的创业家,包含用废弃咖啡壳製成豆壳杯,取代一次性外带杯的澳洲新创「Huskee」创办人 Saxon Wright、从半世纪前开始打造台湾回收玻璃王国的「春池玻璃」董事长特助吴庭安,以及将宝特瓶织成灾民身上毛毯的「大爱感恩科技」虞珊明协理。


传统供应链的模式终将随著环境与资源耗竭,而与产品一同迈向坟墓,主持人经济部中小企业处处长吴明机表示:「循环经济是国家发展的重要项目,不管在农业、工业、服务业都要从源头考虑绿色设计,让材料不断循环使用。台湾企业有许多创新的做法,打造从摇篮到摇篮的永续供应链。」



用咖啡壳外带咖啡,好的杯具让环境不悲剧


吴明机处长举例,台湾业者成功用废弃的咖啡渣再製成机能布料「咖啡纱」。近年来全球许多业者纷纷投入咖啡产业的循环经济,澳洲新创「Huskee」将没有食用价值的大量咖啡壳製成环保「豆壳杯」,不仅让咖啡庄园的农业废弃物成为副产品,更减少一次性外带杯的使用。


「我今天不是希望大家多喝点咖啡,而是希望大家能多瞭解这个产业。咖啡产业是全世界最大的产业,而且每一个国家都有,产品于全球的销量仅次于石油。」Huskee 的创办人 Saxon Wright 分析咖啡产业供应链当中,不同环节所产生的废弃物:将咖啡果实加工为咖啡豆的过程,会产生堆积如山的废弃果皮及咖啡壳;而人们手中的咖啡外带杯,更成为无法回收的废弃物:全球全球每年有 5 千亿个抛弃式咖啡杯被掩埋。


「人们对咖啡的经验是从农场开始,到达杯子裡,再化为口中的滋味,而 Huskee 的故事就是把咖啡豆变成杯子(From crop to cup)。」Saxon 发现咖啡豆壳非常适合製成杯子,豆壳杯不论是材质或重量都优于传统咖啡店常使用的瓷器,瓷器需要高温、长时间的烧製,不仅耗能更易碎,而豆壳杯不只节能、耐用,更能 100% 回收。


Saxon 表示,Huskee 的豆壳杯不仅减少(Reduce)一次性外带杯、再利用(Reuse)废弃咖啡壳,未来更希望能创造封闭循环(Recycle)。「要创造系统性的改变,一个杯子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要做更多的东西,创造一整个循环。」Saxon 表示,当消费者喝完咖啡,豆壳杯不仅能透过「Huskee Swap」(豆壳杯交换)于合作的咖啡厅间重複流动、使用,更可以回收做成咖啡厅的桌椅。


「我们从挑战小的问题开始,结合农业、零售、服务餐饮等异业合作,才能解决产业背后的大问题。」Saxon 期许未来 Huskee 能达成零废弃、碳中和,并让全球各地的咖啡厅都使用豆壳杯。



用传统工艺与节能科技,让废弃玻璃再度发光


未来,人们的减废生活能从晨间的第一杯咖啡开始,实践到各个面向。然而在 50 年前,当人们还不注重资源回收,业界普遍仍未有循环经济思维时,「春池玻璃」便已看见台湾废弃玻璃的问题与商机,回收再製成环保建材以及价值连城的工艺精品,带领台湾逐渐没落的玻璃产业,看见不同的未来。


「台湾的回收为什么做得好?因为我们的空间有限,没有地方做掩埋,被逼著要去做循环经济。我们的玻璃回收率在世界名列前茅,仅次于瑞典高居全球第二名。」春池玻璃的董事长特助吴庭安表示,春池玻璃一年回收一亿公斤的玻璃,佔了全台的 70%。


「如果回收后没有处理,就会继续变成堆积物。许多人会说,循环经济就是回收,就是再利用,其实不是。回收只是一个过程,我们必须去创造价值,造就新的经济体去驱动循环。」


吴庭安指出,玻璃是可以 100% 再利用,不用降级的材料,举凡垃圾场裡发臭的羊奶瓶、玻璃窗及萤幕面板等,春池玻璃都能再製成迷人的产品。


以 iPhone、iPad 等 LCD 玻璃萤幕材质为例,「台湾出口全世界 25% 的 LCD 玻璃,然而裡头的氧化铝成分很难处理,我们利用材料科学的基础进行研发,将废弃萤幕变成了环保节能砖!」吴庭安分享,交大团队用这款兼具防火、隔热及隔音的节能砖打造节能屋,获得国际「十项全能绿建筑大赛」(Solar Decathlon)的最佳节能效率奖。


「当循环经济做到一个极致时,别人不会觉得产品像是个回收物。」吴庭安表示,近年来春池玻璃透过「W春池计画」,结合台湾传统工艺与跨界设计,以回收玻璃为载体,把台湾的底蕴文化和循环经济结合,成功打造出乘载日治时期啤酒文化的「143 一口啤酒杯」等特色产品。


「我们过去的需求都是消耗,但我们想塑造的未来是,把未来的需求都成为新的创造。」春池玻璃未来将继续以废玻璃为载体,影响更多产业走向循环经济。



将宝特瓶製成纱线,化塑胶危机为灾民身上衣


垃圾场中的玻璃废弃物,能够透过传统工艺与科技的突破,以多元的姿态再度回到消费者的生活中。那么比玻璃还要更广泛地被使用,却被抛弃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塑胶垃圾呢?创办台湾宗教慈善团体——慈济的证严法师曾呼吁:「用鼓掌的双手做环保」,并于 2008 年创办「大爱感恩科技」,利用全国各地志工回收到的宝特瓶研发「环保纱」,製成救难现场不可或缺的毛毯与衣物,照顾灾民需求的同时,也为环境减塑。


「2008 年我们从台中出发,在这裡招募了全台湾第一个环保志工、第一辆环保车、第一个环保站。至今大爱感恩科技在全台拥有 8626 个环保回收站。而今天我们又回到了起点,在这边分享循环经济。」大爱感恩科技的虞珊明协理,感性地分享参与明日亚洲的心情,同时也邀请听众了解「塑情真相」:


「全球塑胶回收率仅低于 15%,若聚焦在宝特瓶,目前全球每分钟消耗 100 万个宝特瓶。此外,塑胶几乎无法分解,只能裂解成为塑胶微粒,而全球 83% 的饮用水具有塑胶微粒,就像是水中的 PM2.5。」


虞珊明指出,人们面临著塑胶垃圾造成环境污染与原油的耗竭:「40 年内原油将开採殆尽,可不可以不要再从地底挖石油?」因此大爱感恩科技希望能打造让塑胶製品循环再生的供应链,将宝特瓶製成带给灾民温暖的毛毯,与保护救难人员的机能衣物、鞋子。「我身上穿的所有产品都是大爱感恩科技第一次循环的产品,而身上的衣物坏掉后,都可以进到二次循环,再製成眼镜架、拉鍊、围巾、口罩等」虞珊明表示。


「台湾的纺织产业链很完整,然而大家会问吃的东西是不是有机的,却不会问衣服是不是回收的。」大爱感恩科技期盼以自身经验抛砖引玉,邀请更多企业加入回收塑胶的行列。



从循环经济到循环设计,打造零废弃的永续产业


论坛尾声主持人吴明机开了个玩笑:「10 年后,若关灯请各位掉脱掉身上不是回收品的物件,也许在把灯打开时,你还会穿著一些东西。」循环经济逐渐深入人们生活中食、衣、住、行等面向,从手中的一杯咖啡、身穿的衣物,到住宅的节能砖,都能有更永续的选择。


然而由废弃物再生而成的产品,如何在众多产品的市场竞争中,获得多数消费者的支持,仍是一大挑战。Saxon 表示,大部分的环保产品,例如豆壳杯,一开始都只有小而热衷环保的客群:「我们要使用很高的品质,让豆壳杯可以跟所有产品媲美,消费者不需要牺牲产品长相等需求。我认爲环保的产品也需要採用非常高的标淮,而环保是个附加价值。」


除了以高标淮设计的环保产品之外,更要根据目标做出市场区隔,虞珊明表示:「我们必须考量如何达到规模经济,否则製造这些环保衣物的成本提高,售价也将提高。企业应该要找到一个有需求的市场,因此我们不主打流行,而是回应救灾救难的大量需求。」


增加环保产品的品质及实践规模经济,有助于消化供应链末端的现成废弃物,然而要根本地达到零废弃,仍仰赖企业从源头进行「循环设计」(Circular Disign),吴庭安分析循环经济的未来趋势:「最重要的不是回收,而是循环设计。如果不只是用回收的材料来设计产品,而是在产品的设计就考量到循环经济,便会减少很多问题。」


吴庭安以飞利浦「以租代买」的灯泡为例,全新的循环商业模式也改变了产品设计:「人们要的是光不是灯泡,租赁的商业模式将让材料更耐久,因为利润是在租赁身上。」未来,循环设计考虑的不仅是如何回收再利用,重新设计商业模式更是推动永续供应链的关键。


核稿编辑:金靖恩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