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灯管价格分享组

【见微行旅】“发现民间智慧 体验传统意境”景德镇学旅(二)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导语

INTRODUCTION

见微知筑伙伴于2018年5月赴景德镇春游学旅。

通过进驻三宝国际村期间的现场观察、切身体验与交流,形成摄影照片、微型报告与案例研究精解成果进行线上分享。


本篇为系列分享之二:微型报告(一)


之二


分析解读有意境的场景和富有启发的构造做法

(1)民居民宿改造中很有意境的场景,进行速写(水彩、钢笔画或平面、立面、剖面或剖轴测图等其他表现形式),然后进行分析意境的生成。

(2)富有启发的构造做法,采用线描或平面、立面、剖面或剖轴测图等其他表现形式,完整描绘具体做法,并进行分析其巧妙之处和营造的效果。


三角形凸窗形成视觉上的转折,同时也满足实际需求,可以摆放植物,也可以是容纳一人的座位。白布柔化光线形成朦胧感,漏窗使室内外相互渗透。受光面与对外的视线面分开。

                                                                                                                        周苗


白布与木板两种不同材料的使用,形成软质与硬质材料的对比以及虚实的变化。人从窗外经过,连同旁边的玻璃窗,会产生虚—实—虚—实—虚—实的变化,同时,玻璃,白布,与漏窗形成不同虚的层次变化,更有趣味。

                                                                                                                        周苗


李见深老师的工作室前有两个这样形似抱厦的小房子,一个是入口,一个为休息区。它们都是一面为墙,其余三面用座椅和竹帘来围合的灰空间,很好的完成了室内外的转换。置身其中,脑海中不禁浮现一副场景,友人凭栏而坐,清茶淡话,古琴余音袅袅,脚下流水潺潺……

                                                                                                                        陶月莹


这是一条位于二层的走廊,从中穿过,处处暗藏惊喜。其中最打动我的是这条小小的走廊在视线上的处理。左边的横向长窗可以看到楼下的庭院,比邻的房屋以及远方的山水。右边工作室的窗户底部突出一个平台,创造出了一个双向的展示空间。走廊右边做了一个细长的通高空间,与楼下饭厅形成视线联系。

                                                                                                                        陶月莹


如是八宝,层层叠屋

夜晚的八宝村在江西本土散发着独有的魅力。男女主人一家在古朴的村落中独享一份星空。

女主人在一层走进陶瓷作坊,男主人在一旁拾起几份闲书;

该片区房屋二到三层不等,主人自1998年居住此地,没有传统复杂的设计手法,结合居住需求,用一砖一木层层搭建,不断改善;

这篇房屋正是因为搭接“随意”在建筑构造中无意展现出其精妙之处;

游人在一楼走过“如是三宝”的小合院,进入客栈的餐厅,游人在下方用餐时隐约听到上方的声响,抬头往上看,可见小中庭中窥视到二层洒入的光亮。游人从建筑外部走道二层可与一层的人进行趣味互动;

走到二层连廊俯瞰一小片,由近及远叠屋高地错落,让人不禁联想到当地的趣味生活。

                                                                                                                        赵苒婷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轻扣门环,无人应答,

推门而入,一探究竟。

我给一个未曾到过这里的朋友看这张图片,她说这是一座院落的入口,然而,这其实是民宿三层房间的入口,是一个室内空间,却给人一种室外的感觉。设计者通过一些巧妙的手法,实现了室内外环境的交流,也实现了室内空间室外化的空间感受。

一、在室内地面使用了室外地面铺装材料,

二、民宿房间的门采用了室外使用的门扉形式,

三、绿植的引入,自然环境的营造,

四、屋顶采用玻璃廊架,打开室内空间,

五、通过一些小物件的摆放,比如在民宿房间门口,放置入户门前会放置的门垫,

通过以上一系列手法处理,使这一房间入口空间变得丰富而暧昧。

                                                                                                                        周明珠


“世外陶源”的天井庭院承载着多种功能,晾晒、绿植、采光等。晾衣杆(竹)直接搁置在檩条之上,光线透过衣物洒在庭院的绿植上。在一个庭院建筑中,像是在外界拥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另外,通过衣物摆放位置和高低屋顶可辨别南北。

                                                                                                                        谢龙


这一组梁架、柱、斜撑、吊顶,构造做法很“民间”,从建构、材料出发,功能遮丑也是出发点,整体没有传统仿古的痕迹,没有刻意的修饰形式,也没有多余的构件。民间建造是没有图纸的,一切从建构关系和材料出发,自然而然的生成如斯。

                                                                                                                        钱闽


四处玻璃面的组合运用,使一二层都获得丰富而动人的光照效果,玻璃展示台在减少干扰的同时也创造出相隔对望的趣味场景,看似简单朴素的建造,实则深藏匠心与智慧。

                                                                                                                        杨柳


匠人通过运用传统建筑的外廊空间,将建筑与自然景观融为一体,在室内深处用玻璃作为天窗来解决建筑内部采光的问题,是谓东魂西技,建筑与庭前的树与溪形成安定的围合空间,人与自然达到内在的平衡。

                                                                                                                        王宁


这是位于三宝文化艺术村,阁楼转角处,一位艺术家工作室兼起居室的墙,这是一个二维的建筑立面。要说这里的房子是有机生长而成的博物馆,那这面墙便是陈列展品的容器。自然与手工,民族与现代,艺术与生活……所有的元素在一面墙上相互渗透与交织,陈列以及展示,它诉说着主人的故事——他卓越的才华与朴实的生活。

                                                                                                                        刘震宇


空间中的视觉焦点,生活中的个人趣味

这是三宝国际陶艺村的工作区沿途一个开放庭院空间的小场景。在这个场所中漫步的时候,因为伫立着的这一面景墙,一路小跑状的我稍停留了下来。经过观察,它作为“墙”,实际上没有起到墙的隔断作用,并没有视线和空间上的隔断需求。但却有“景”的作用,用青砖、夯土、瓦片与陶具构筑成了一件建筑小品(或者说是艺术品),给整个场所增加了一个视觉焦点,也分享了主人的情趣给作为客人的我们。

                                                                                                                        冯锦浩


在地设计:向自然索要灵感

20年的生长周期让这里的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这里的建造者通过细心的慢慢营造很好的避免了时间的扁平化和历史的单一化情况的出现。基于顺应自然和经济实用的原则,将适当的功能摆在了适当的位置。

—就地取材:各类拆除而得的木料在这里汇集,并出现在同一栋房子上

—建造方式:世代相传、因袭式与时效性并存的差异性

—建造方式:以顺应自然和经济适用为主要原则

                                                                                                                        陈博


主人房间的主厅中,利用不同的建筑材料划分虚实。首先是屋顶,从玻璃天窗的完全通透,到中间采用竹帘悬挂形成过渡,再到传统木构瓦顶。而后是与屋顶相连的墙体,玻璃一侧对应的是种有绿植的砖墙,而瓦顶一侧相对的是通透的窗。通过虚实的对比、过渡,使整个空间得以丰富。

                                                                                                                        尚筱婷


这是我住的房间的窗户,三棱锥角窗看起来很别致,透过木制古老窗花的光线和侧边穿过整面玻璃的光线在房间里融合。可以体会到设计者细腻的心思和表现力。在设计者制造的意境里,深刻体会到光线之于空间的美妙。

                                                                                                                        白廷彩


这是建筑内部,连接各个方向交通的一个公共空间,这扇窗户是客房的窗户,向着走廊。没有人觉得私密性受到了挑战,因为通过走廊穿行在整片区域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一栋栋老房子被加建的走廊无缝衔接,流线实现了完美的四通八达。穿行的过程透过窗观察没有客人居住的房间,每个屋子都独一无二,性格突出。

                                                                                                                        白廷彩


行于楼梯上,在不同位置时所看到的风景是不同的。从地面往上,起初可以毫无遮拦的看到所有风景,继续沿楼梯往上走会被实木板挡住,但若踮起脚尖亦可看到一些事物。之后会走到休息平台,第一段是以旧木格栅门窗作为外墙,透过格栅缝隙,远处之景也变得犹抱琵琶半遮面。最后一段外墙材料是实木板,此时视线是完全被遮挡的。在远处看到楼梯上行走的人,时隐时现,在楼梯上看远处的风景,变幻莫测,身处其间、心旷神怡。

                                                                                                                        白靖渊


墙中景,镜中画

建筑外墙的洞口作为了瓷器展示的橱窗,空腔的木墙壁为展品的陈列提供了空间。而橱窗的玻璃可以借助平面镜成像原理,将远处的青山绿树纳入到橱窗之中,实的瓷器与虚的景色在橱窗中完美交融,亦实亦幻。

                                                                                                                        白靖渊


餐厅包厢的天花板

民间智慧随处可见,而餐厅包厢中的顶灯给我很深的感触。餐厅为纯木结构建筑,圆形的木梁柱支撑板状楼板。圆木梁与楼板之间会形成自然的锐角,包厢的顶灯灯罩便是利用这个锐角设计的。灯罩是竹片编织成的网状镂空形式,其宽度略宽于两个圆木梁之间的间距。竹网受力弯曲,其两端刚好卡在两个圆木梁与木楼板之间形成的锐角里,形成弧形灯罩。弯曲的竹网对相邻的木梁产生推力,而木梁的桎梏使竹网稳固的贴合在楼板上,不需要其他构件来固定。加入少量竹条可以进一步加强其稳定性。这样的构造方式同中国传统榫卯结构的原理相同,简单而巧妙。

这种形式的顶灯运用在木结构建筑中,相较于现代的成品灯具,自然而恰当。镂空的竹网遮挡住内部的灯管,光线从缝隙中透出来,形成温柔和谐的光影效果,温馨而亲切。

                                                                                                                        袁映荃


三宝空间里的艺术元素展现

三宝民宿设计的最大的亮点在于与艺术各种元素进行有效的结合,每一个区域呈现不同的艺术创作形式,并且这些创作形式与空间进行相融,无论是墙面挂的装饰画,还是地面镶嵌的瓷器拓片,以及艺术雕塑的展现,都成了整个空间表达的一部分。

                                                                                                                        王洋


初探空间会让人感受各种艺术元素的轰炸,有中式的、西式的,也有现代的、古代的,这些元素本身来讲是很难进行搭配,因为每一种元素都有它自己的特性,尤其是中西方这种元素结合更是如此;然而在这样的乡村的民宿里,它能够将各种元素进行“对话”。让我想起了北京的《顽主》这部电影,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元素能够共同呈现,仅仅需要的是一个舞台。

                                                                                                                        王洋


对于室内空间而言同样如此,软装在空间中的搭配,也是采用各式各样的元素,有中国传统的图案,也有国外的先锋构图设计,这些元素在室内里面都相互融合,并没有任何冲突,无论是从造型还是从色彩,都在进行合理的互补,这是否是因为室内采用的是木质营造才没有产生呢?也有可能是室内空间的功能非常明确,因而功能的强化消弱了形式的突出。无论怎样的展现和表达,对于屋主人而言,这些的呈现都是他的生活阅历以及对美的品质追求。

                                                                                                                         王洋


原文来自:见微知筑



举报 | 1楼 回复